投稿 评论 顶部
 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
涌向抖音的淘宝主播:有人30天带货2.5亿,赶超东方甄选

龙腾网 电商最新资讯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新播场(ID:New_bc),作者:小龙果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30天带货超2.5亿、直播间单日GMV超东方甄选......

近日,抖音主播“丫头baby”因为亮眼的带货数据引起关注,甚至被称为“抖音新晋带货一姐”。她并非抖音土生土长的主播,而是来自淘宝直播。

在罗永浩、张柏芝等众多抖音主播涌向淘宝的同时,早有淘宝主播迁徙到抖音,并在抖音直播带货领域占据一席之地。

哪里有流量,哪里有红利,主播达人便到哪里去。近日,刘畊宏也被传出将入淘直播带货。只是,能够吸引大主播的淘宝,又该用什么留住“出走”的中腰部主播们?

出淘入抖,成“一姐”?

“姐妹们,我带你们看一下我们这一次23号大场打下来的江山。23号大家一定要记得早点来噢!”

10月22日,抖音粉丝为219万的带货主播“丫头baby”在主页发布了一条视频,为即将到来的一周年专场直播宣传预热。视频中,她兴奋地为粉丝介绍着此次专场带来的品牌服装:各种款式的大衣、小香风套裙、卫衣、羽绒服.....

10月23日下午5点,丫头baby准时出现在了直播间,她为这次大场筹备了许久。飞瓜数据显示,23日当天,丫头baby共进行了2场直播带货,总观看人次达到240万、GMV超3500万。

当天,其直播间一款售价599元的“丫头baby粉丝专享”狐狸毛羽绒外套,共计售出5000-7500件,GMV达250-500万元。此外,一些价格均在几百元的休闲裤、连衣裙等都卖出了不错的成绩。

这并不是丫头baby第一次取得这样的好成绩。据飞瓜数据,9月份带货主播TOP10榜单中,“丫头baby”位列第十,而第一名则是东方甄选。

但是,10月6日,“丫头baby”以1000-2500万的GMV登上带货榜榜首,超过东方甄选以及自带明星流量的张檬夫妇。

而且,飞瓜数据显示,“丫头baby”近30天共直播28场,直播销量100-250万、销售额高达2.5亿-5亿。

据新播场观察,“丫头baby”直播间的平均客单价为230元,直播间主要以品牌女装为主。且大部分产品价格都在300元以上,低于100元的产品少之又少。

实际上,丫头baby并不是新人主播,也不是在抖音起家。她在2017年正式步入直播行业,来到抖音之前,她曾在淘宝有过4年的直播带货经历,在淘宝积攒了132万粉丝。

去年双十一,丫头baby与其核心团队从淘宝转战抖音。双十一预售首日,丫头baby抖音直播间销售额累计近千万。

在丫头baby主页发布的一则短视频中,对于2021年在抖音首秀取得的成绩,她说道:“我没有想到第一场开播就能有这么多的观看在线,是因为有很多的粉丝知道我在这个平台开播了,就漂洋过海来支持我。”

淘宝主播涌向抖音

除了丫头baby,另一位被认为是“抖音带货一姐”的则是琦儿。

在今年5月份,薇娅前助理的“琦儿leo”弃淘入抖、,开启直播,首秀直播间人数就突破5万人,成交额高达1900多万。其直播间主打品质生活好物,往全领域带货的方向发展。

琦儿在今年9月份的主播带货榜中排名第五,超过贾乃亮和交个朋友直播间。而在近期直播间的每日带货榜单中,琦儿的位置常常都很靠前。

丫头baby和琦儿并非“出淘入抖”的个例。

去年,在淘宝做了2年美妆带货的“初代网红”张沫凡,也选择了“出淘入抖”。2021年7月15日,张沫凡在抖音开启了自己的直播带货首秀,首场直播销售额达1560万。

“抖音有几个(主播)不是从淘宝来的?”在新播场的读者交流群中,一位既做淘宝又做抖音的MCN机构人士A发表了上述观点。

这话说得有些许夸张,但也从侧面说明,确实有众多淘宝主播涌向了抖音。

A向新播场分享了一个典型案例。一位抖音账号为“黄小敏”的主播,在此前同样是在淘宝发展,并且和“丫头baby”一样主要做品牌服装带货。

目前,她在抖音近30天的带货GMV达到2500-5000万,场均GMV100-250万。但是,她的抖音粉丝仅有164万,作品平均点赞量不到200。

据A透露,黄小敏曾经在淘宝做带货时销售额也并不算高。“到抖音之前,淘宝她一场也勉强能干到一百万,(但是)可能更多的是单场几十万的量。”

拥有13年淘宝店铺经验的“lovemimius游鹿鹿”更深谙平台选择的重要性。

她在2021年8月份入驻抖音,为了更好的实现电商经营跃迁,“游鹿鹿”甚至直接停掉了淘宝粉丝量超400万粉丝的黄冠店铺。当消费者在后台询问商品上新的问题时,客服人员会直接将其粉丝引导至抖音直播间内购买。

并且,据新播播场观察,以上这些主播自迁移到抖音平台后,其淘宝账号已经完全停止更新和营业,全力将精力投入到抖音电商运营上。

为何来到抖音?归根究底,还是红利和机会。

比如张沫凡,此前她在淘宝有189万粉丝,但自去年7月份到抖音后,仅一年多时间张沫凡在抖音积累了超540万粉丝。“丫头baby”在淘宝做了4年带货,但粉丝仅有132多万,目前抖音的粉丝量已经达到219万。

而琦儿,此前作为薇娅的助播,在淘宝并没有自己直播账号,但是如今“琦儿”已经在抖音积攒了380万粉丝。

“淘宝的主播都被掏空了”

淘宝中腰部主播涌向抖音,是因为平台的流量向头部靠拢,流量高度倾斜对于腰尾部主播来说意味着成长空间不大。

正如新播场交流群内行业人士B所说:“相对来说抖音对流量的倾斜更公平,淘宝头部效应太明显了,中腰部没啥翻身的机会。”

而行业人士A也认为,如今淘宝流失最大的就是这些中腰部主播,并直言:“淘宝的主播都被掏空了。”

今年9月16日,淘宝直播还启动了“回家计划”,目的是鼓励商家主播回淘直播,并将向商家主播提供流量扶持奖励。

面对众多主播的流失,淘宝直播不免焦虑。

如今,淘宝直播频频邀请抖音主播、头部机构入淘,声势浩大。10月28日,据新浪科技报道,在抖音凭借“直播跳操”、引发全网刷屏的现象级明星达人——刘畊宏和妻子vivi也即将入淘,并于10月31日开卖日进行直播带货。目前,淘宝直播已出现了名为“VIVI肥油咔咔掉”的账号。

而刘畊宏背后的机构是抖音头部机构无忧传媒。

淘宝直播正在改变思路:与其一枝独秀,不如百花齐放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抖音主播“入淘”看中的是平台的扶持政策,淘宝主播“入抖”看中的则是抖音的流量。

不仅如此,相对于淘宝的私域流量,抖音平台还可以获取到更多的公域流量,关于这一点张沫凡在此前的采访中就有提到。而这也正说明了“丫头baby”等人为何会选择转向抖音。

说到底,丫头baby等人之所以能成功,部分原因得益于其在转换平台时快速决策,抓住了抖音直播带货的红利。

而如今局面已经发生改变。抖音直播电商的早期红利已经在消退,商家、达人、主播之间的竞争也已经迈入白热化阶段。这或许也是如今众多抖音主播往外走、尝试新平台的另一个原因。

平台角力之下,主播们也主动或被动地“卷起来了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