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 评论 顶部
 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
2000多万粉丝的“女神”淘宝开播!抖音网红扎堆入淘

龙腾网 电商最新资讯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(ID:txws_txws),作者:杨洁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刚刚过去的双11,淘宝直播成为话题制造机。

继罗永浩、俞敏洪、刘畊宏妻子Vivi之后,无忧传媒超头达人“刘思瑶nice”也奔向了淘宝直播。11月1日晚上8点,在两天的预热后,刘思瑶正式入驻淘宝直播,开启首秀。据《天下网商》观察,入淘之后,刘思瑶稳定开播,几乎保持每天一场的节奏。

“晚上好,我们开播啦,欢迎大家 。”11月10日晚8点,刘思瑶再次出现在直播间。持续4个小时的直播,吸引了109万人围观互动。

抖音,刘思瑶拥有超2100万粉丝。2020年,她因一条变装视频获得近250万赞,在4个月内涨粉1000多万。相比2021年大火的一栗小莎子、井川里予、易梦玲等网红,刘思瑶算是她们的“前辈”。此外,刘思瑶与大家所熟知的毛毛姐、温精灵等网红,同为无忧传媒旗下红人。尤其特别的是,刘思瑶和无忧传媒签了终身合同。

在抖音坐拥两千万粉丝的网红刘思瑶,为何转战淘宝?不止刘思瑶,近半年来,一栗小莎子、野食小哥、千万级母婴博主年糕妈妈等站外头部网红,纷纷走向淘宝直播。这场网红大迁徙,透露了怎样的趋势?

从娱乐直播、变装短视频到直播带货

不少短视频用户都对「刘思瑶nice」这个ID有所耳闻。

她1996年出生,学过舞蹈,为其后来走红打下了基础。2016年,恰逢娱乐直播平台们的“千播大战”,刘思瑶那时就出现在直播间里和粉丝聊天、唱歌。但随着众多平台倒下、硝烟散去,刘思瑶也将阵地转移到抖音。2020年,一条短视频,让其一夜爆火。此后,她又发布了大量卡点变装视频。

和一栗小莎子、井川里予、刀小刀类似,这些一夜成名的博主都有一个共性:颜值+身材。男性粉丝占比更大。

手握众多粉丝的头部网红,在短视频之外,想寻求更理想的商业变现路径。

从10月29日起,一张海报在直播电商业内人士的朋友圈中传开。这是刘思瑶入淘直播招商的海报,招商品类以“美食健康、生活个护、家居家纺、美妆护肤”为主,采用单坑合作模式。

11月1日晚,刘思瑶正式开启了淘宝直播带货首秀。首秀当晚,在简单布置的直播间,她扎着丸子头、穿着条纹毛衣,对着镜头挥挥手:“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直播,今天是我们双11直播的第一场。”

从商品构成看,当天的商品主要集中在生活用品、服饰、食品等。当晚,这场直播共吸引了108万人观看。弹幕中,有观众提问“娱乐主播准备带货了吗?” 刘思瑶并没有生气,而是回答道: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给大家带的产品。”

从11月1日开始,一直到11月11日,刘思瑶进行了10场直播带货,基本每天一播,场观基本稳定在百万以上。在货品层面,刘思瑶主打女性商品,围绕着美妆、服饰、美瞳等,身为颜值博主的她,在这些品类上有天然的优势。

虽未有具体的带货销售额,但从开播率与整体关注度上看,刘思瑶迈出了不错的一步。

达人为何入淘?

对于刘思瑶这样的网红博主来说,变现方式主要是广告模式和直播带货两种。广告模式,主要是拍种草视频或接品牌广告,但颜值博主要实现广告变现并不容易。一方面,网红一旦过于频繁地接广告,会引起粉丝反感,另一方面,由于颜值博主吸引的主要是男粉,转化率并不高。

相比之下,拥有电商属性的直播带货,是目前行业内公认的最直接、效率最高的方式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同为无忧传媒达人的刘畊宏,也在10月31日悄悄试水了淘宝直播。在淘宝直播搜索“刘畊宏”,便会跳出“Vivi 肥油咔咔掉”直播间,这个名字来源于刘畊宏夫妻健身直播时经常喊的一句口号“腰间的肥油咔咔掉,人鱼线马甲线我想要”。直播间大多数时候由刘畊宏妻子Vivi 王婉霏和畊练团成员开播。

11月9日,原定是Vivi和刘畊宏的场次,但刘畊宏仅视频连线了几分钟便匆匆离开,并未正式在直播间露面。

虽然刘畊宏本人是否会入驻淘宝直播尚不明确,但不难发现,这些主播们在平台策略选择上,有了一种新趋势:或是在抖音涨粉、在淘宝卖货,或是跨平台布局。

这些坐拥上千万粉丝的网红,为何不在原本的平台转型带货,而是转投淘宝直播?或有几方面原因:

第一 ,个人流量变现之需。在短视频平台内容做得好,不一定代表能带货,颜值博主们或许能通过一条短视频获得上百万点赞,但不少是路人粉,无法精准转化成高消费力的粉丝。

在短视频平台,短视频的推荐流量和带货流量是两套体系,视频流量推送给对内容感兴趣但并不一定有购物需求的用户,而带货流量推送给有购物需求的用户,这两种用户流量差异很大。

例如一栗小莎子、井川里予等,翻看她们的短视频可以发现,一旦出现带货、硬广,评论区便会出现不少质疑声,不仅变现能力不足,还对自己人设的打造产生了一定影响。

对于这部分博主来说,淘宝直播是离消费者更近的购物场域,冲着电商而来的粉丝,粘性和变现稳定性相对更强,货品能力也更强。

一栗小莎子就曾向《天下网商》表示,淘宝直播是沉淀了很多货品的成熟平台,而货品链路是直播带货最重要的一环。

第二,抖音流量之困。郭德纲说过一句话“在相声这个行当,凭我的能力,我想让谁红就让谁红”,这话也同样适用于抖音。在抖音算法机制下,谁也不能保证顶流的位置能坐多久,流量分配权牢牢掌握在平台手里,一旦失去平台扶持,顶流的位子很快就会易主。

从温婉、代古拉K到毛毛姐,再到张同学,抖音上每一个爆火的网红,几乎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。以张同学为例,2021年,靠着乡村主题视频,张同学成为现象级网红,他的大火,一方面是因为视频主题确实打动了部分用户的内心,另一方面,也少不了抖音流量的强推助力。但爆红几个月后,张同学账号涨粉速度变慢,粉丝点赞收藏数相较于此前也有下滑,今年6月,张同学开启直播带货,却因卖海鲜被嘲讽,带货成绩也不佳。

“爱它的流量,恨它的善变。”行业曾有这样的说法。这里不缺少一夜成名的故事,但成名之外,还有很多焦虑的过客。

第三,淘宝直播之变。此前,淘宝直播的流量推送机制曾与粉丝数和历史成交量牢牢挂钩,但从2020年起,淘宝就开始重点扶持中腰部主播、商家自播,也相应调整了算法机制——实时互动效果在推荐算法中的权重,从不足30% 提升到了50%,算法模型也优化为“成交和内容双轮驱动”。

当实时的表现权重被提高后,一些体量较小的主播,也冒头了。新主播“辉哥来了”入驻淘宝直播半年,单场直播就破千万,连续位列新咖主播榜首位;供应链老板娘君姐孵化了自己的账号“少女日志”,凭借多年对服饰的了解以及对面料成分的讲解,在一众主播中,她成为增速最快的那一个,单场成交额频破千万;90后服饰主播大潘Kate抓住了“回家计划”第一波开播福利,累计成交额突破3000万,转粉率破55%……

这些案例不断出现。平台规则变化,也成为过去一年来,超50万新主播入淘的主要动力。

主播个人与机构都在寻求新的增长点。主播自己需要新的增长点,他们背后的机构们也在通过不断转型找到新的变现方式——从娱乐直播起家的无忧传媒,过去两年里通过视频广告变现,如今则在寻找另一种更确定的盈利方式。将自己的达人推向淘宝,在新的地方支起生意摊子,这是个理性且必然的选择。

从抖音迁徙到淘宝的路径,朱一旦、小莎子、罗永浩先后走过,现在的刘思瑶、刘畊宏妻子又再一次尝试,不断被验证的模式最终未必会成功,但至少是现阶段的最好选择。